我们生来完整,也希望死的完整

原文

We are all born whole and, let us hope, will die whole. But somewhere early on our way, we eat one of the wonderful fruits of the tree of knowledge, things separate into good and evil, and we begin the shadow-making process: we divide our lives. In the cultural process we sort out our God-given characteristics into those that are acceptable to society and those that have to be put away. This is wonderful and necessary, and there would be no civilized behavior without this sorting out of good and evil. But the refused and unacceptable characteristics do not go away; they only collect in the dark corners of our personality. When they have been hidden long enough, they take on a life of their own—the shadow life.
The shadow is that which has not entered adequately into consciousness. It is the despised quarter of our being. It often has an energy potential nearly as great as that of our ego. If it accumulates more energy than our ego, it erupts as an overpowering rage or some indiscretion that slips past us; or we have a depression or an accident that seems to have its own purpose. The shadow gone autonomous is a terrible monster in our psychic house.
The civilizing process, which is the brightest achievement of humankind, consists of culling out those characteristics that are dangerous to the smooth functioning of our ideals. Anyone who does not go through this process remains a “primitive” and can have no place in a cultivated society. We all are born whole but somehow the culture demands that we live out only part of our nature and refuse other parts of our inheritance. We divide the self into an ego and a shadow because our culture insists that we behave in a particular manner. This is our legacy from having eaten of the fruit of the tree of knowledge in the Garden of Eden. Culture takes away the simple human in us, but gives us more complex and sophisticated power.

翻译

我们生来完整,也希望死的完整。但在初始的路途上,我们吃了智慧树上的美味果实,它让我们能辨善恶,我们也开始了创造阴影的过程:割裂自己的生命。在文化的作用下,我们将神赐予的特质分成为社会所以接受和必须被抛弃的。这是绝妙且必要的,因为不辨善恶,也就没有文明之举。但是那些被拒绝、不被接受的特质并未消失;他们只是聚集隐藏在了我们人格中黑暗的角落。当他们隐藏得够久,便开始有了自己的生命——阴影。
阴影就是那些没有完全进入我们意识的领域,是我们生命中受到轻视的角落。它通常有着和自我一样强大的潜力,如果它积累了比自我还要大的力量,将会爆发为无法抑制的狂怒,或轻率无端的失足,或突然陷入沮丧、发生意外,好像有什么目的似的。变得独立自主的阴影,是心灵之屋中的可怕怪兽。
文明化的进程,是人类最辉煌的成就,其中包含剔除那些对顺利实现我们理想有害的特质。任何不经历这一过程的人,都是“原始人”,这种人在文明社会中没有存在的空间。我们生来完整,但文化以某种方式要求我们只活出本性的一部分,而拒绝其余的部分。我们因文化要求我们以特定的方式行事,而将自己割裂为自我的阴影。这是我们吃了伊甸园中智慧树的果实后,所留下的遗产。文化带走了我们内心的单纯,却赋予我们更复杂、更巧妙的力量。

出处

《拥抱阴影(Owning Your Own Shadow)》,罗伯特·约翰逊(Robert A. Johnson),美国心理学家,乌姆普夸社区大学心理学教师,在安普夸社区学院教授普通心理学长达28年。他创立了西北太平洋卓越教师研讨会,并担任其主席职务长达20年。他也是美国社区大学心理学教师协会的创立者之一。
这本书探索人格黑暗或隐藏的那一面——它是什么、它的起源、它如何形成,以及它如何能被用来让人格变得完整。

解读

我的内心,有各种不同的自我,各种不同的身份,它们就像一张张面具。
有些面具是社会文化所认同的,我把它们放在显眼的位置,经常戴着它们;有些面具是社会所厌恶的,我把它们隐藏在角落里,不让人们看到。
慢慢的,我开始把这些面具,当做了我;也慢慢忘记了角落里,那些落满灰尘的面具。其实这些面具就是我的一部分,但当我忘了这一点,便反而被面具所控制。
那些我戴着的面具,控制了我表面的想法、语言与行动,让我循规蹈矩;那些我隐藏起来的面具,控制了内在的情绪,慢慢聚集着改变的力量。
这本身是一件好事,社会文化通过对我们的塑造,将一个个本来混乱的独立个体,转化成了有秩序的组织,让我们有了更强大的力量。我们也通过社会文化的发展,从蒙昧而黑暗的原始时代,走到了今天。
问题在于,在我意识不到的地方,那些阴影存在着,按照着自身的逻辑发展着,成为了我内心最深处的定时炸弹。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便能引导这一股力量,向我期望的方向发展,成为我内心最深处的力量源泉。

总结

与阴影同行。

拓展阅读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深渊上一片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日。
——《圣经·旧约》创世纪

神把那人安置在伊甸园里,叫他耕种和看守那园子。
神吩咐那人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
只是那知善恶树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时候,你必要死。”
...
神所造野地所有的活物中,蛇是最狡猾的。蛇对女人说:“神真的说过,你们不可吃园中任何树上的果子吗?”
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都可以吃;只有园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经说过:‘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蛇对女人说:“你们决不会死,因为 神知道你们吃那果子的时候,你们的眼睛就开了;你们会像 神一样,能知道善恶。”
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又悦人的眼目,而且讨人喜爱,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了和她在一起的丈夫,他也吃了。
二人的眼睛就开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的。于是把无花果树的叶子编缝起来,为自己做裙子。
天起凉风的时候,那人和他的妻子听见神在园中行走的声音,就藏在园子的树林中,躲避神的面。
——《圣经·旧约》创世纪

神吩咐以下这一切话,说:
“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经把你从埃及地,从为奴之家领出来。”
“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不可为自己做偶像,也不可做天上、地下和地底下水中各物的形象。不可跪拜它们,也不可事奉它们,因为我耶和华你们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恶我的,我必追讨他们的罪,从父亲到儿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和遵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施慈爱,直到千代。”
“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的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
“要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工作。但第七日是耶和华你的神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你的仆婢和牲畜,以及住在你城里的寄居者,不可作任何的工。因为耶和华在六日之内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就歇息了;所以耶和华赐福安息日,定为圣日。”
“要孝敬父母,使你在耶和华你的神赐给你的地上得享长寿。”
“不可杀人。”
“不可奸淫。”
“不可偷盗。”
“不可作假证供陷害你的邻舍。”
“不可贪爱你邻舍的房屋;不可贪爱你邻舍的妻子、仆婢、牛驴和他的任何东西。”
全体人民都看见打雷、闪电、角声和冒着烟的山;人民看见了,就颤抖,远远地站着。
他们对摩西说:“求你和我们说话吧,我们必定听你的话,不可让神和我们说话,恐怕我们死亡。”
摩西回答人民:“不要惧怕,因为神降临是要试验你们,叫你们常常敬畏他,不至犯罪。”
于是,人民远远地站着,摩西却走近神所在的幽暗之中。
——《圣经·旧约》出埃及记(神向以色列首领摩西颁布十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