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There is no hope.
I will always be a Nerd.
I am a Nerd.
I always was a Nerd.

There is no hope.
I will always be a Nerd.
I am a Nerd.
I always was a Nerd.

There is no hope.
I will always be a Nerd.
I am a Nerd.
I always was a Nerd.

There is no hope.
I will always be a Nerd.
I am a Nerd.
I always was a Nerd.

There is no hope.
I will always be a Nerd.
I am a Nerd.
I always was a Nerd.

翻译

没有希望,
我将永远都是老土怪,
我是老土怪,
我曾一直都是老土怪。

没有希望,
我将永远都是老土怪,
我是老土怪,
我曾一直都是老土怪。

没有希望,
我将永远都是老土怪,
我是老土怪,
我曾一直都是老土怪。

没有希望,
我将永远都是老土怪,
我是老土怪,
我曾一直都是老土怪。

没有希望,
我将永远都是老土怪,
我是老土怪,
我曾一直都是老土怪。

出处

约翰·B·恩赖特(John B.Enright,1927-2004),旧金山肯尼迪大学的著名心理学教授,也是著名完形心理学家和完形治疗之父弗里茨·波尔斯(Fritz Perls,1893-1970)的亲密朋友和学生。在60年代,他和弗里茨·波尔斯一起研究完形心理学。并在弗里茨·波尔斯于1969年去世后担任美国完形心理学会主席。
格式塔心理学(gestalt psychology),又叫完形心理学,是西方现代心理学的主要学派之一。

解读

我是不会变的,因为我本来就是完整的,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都是如此。
当我内心把自己分为好与坏两个部分时,我就会陷入与自己的战斗之中,剩下的只有矛盾、冲突、失落和疲惫。
而当我放弃战斗时,才发现带来冲突的并非好与坏本身,而是我对于自己的评判。
是的,我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未来仍将如此,但那又如何呢?
仅此而已罢了,我就是我,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

总结

我就是我。

拓展阅读

格式塔心理学(Gestalt Psychology),又叫完形心理学,是西方现代心理学的主要学派之一,诞生于德国,后来在美国得到进一步发展。该学派既反对美国构造主义心理学的元素主义,也反对行为主义心理学的刺激—反应公式,主张研究直接经验(即意识)和行为,强调经验和行为的整体性,认为整体不等于并且大于部分之和,主张以整体的动力结构观来研究心理现象。

约翰·B·恩赖特(John B.Enright,1927-2004)运用完形方法,创造了很多非常有力度的难忘的体验式培训练习,包括探索培训周六晚上的诚实与选择练习(停、看、选择、投票、做)、二人对话练习(比如受害者/负责任对话)、意向之行、诚实与信任练习、诚实与回应练习、父母练习。所有这些练习都在支持醒觉和突破的完形方法中有其根源和科学依据,这些完形方法和练习都是约翰·B·恩赖特的贡献,他是所有这类体验式培训的缔造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