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得悟,如水映月,月不湿,水不破

原文

人のさとりをうる、水に月のやどるがごとし。 月ぬれず、水やぶれず。
ひろくおほきなるひかりにてあれど、尺寸の水にやどり、全月も弥天も、くさの露にもやどり、一滴の水にもやどる。
さとりの人をやぶらざる事、月の水をうがたざるがごとし。
人のさとりをけい礙せざること、滴露の天月をけい礙せざるがごとし。
ふかきことは、たかき分量なるべし。
時節の長短は、大水小水を検点し、天月の広狹を弁取すべし。

人之得悟,如水映月,月不湿,水不破。
光虽广大,映于寸尺之水,全月弥天,既映草露,亦宿一滴之水。
悟不破人者,如月不穿水。
人不碍悟道者,如滴露不碍天月也。
深者,高之份量也。
时节之长短,当检点大水小水,辨取天月之广狭也。

翻译

人获得觉悟,就像月亮倒映在水里,月亮不会湿,水也不会受到干扰。
虽然月光那么广大,但仍然可以倒映在小小的水洼中。
虽然月亮占据天空,既然映照在小草的露珠上,也留驻在这一滴水之中。
觉悟不会干扰人,就像月光不会干扰水。
人不会阻碍觉悟,就像露珠不会阻碍天上的月亮。
(每个人都能觉悟),而水(我)的深度,取决于月(觉悟)的高度。
(每个人都能觉悟),而映月(觉悟)的快慢,要看水(我)的大小,和水(我)所映照月亮(觉悟)的多少。

出处

《正法眼藏》第一篇“现成公案”,道元禅师(Dogen)(日1200-1253),日本佛教曹洞宗创始人,曹洞宗为现在日本最大的佛教宗派,主张只管坐禅,同时,以坐禅的精神安住在“行住坐卧”的生活中,在每天生活任何事都善用其心,与人安稳而和平地相处,在人间世创造自己的价值。

解读

人的觉悟,并非打破什么,也非建立什么,更不能带来什么,它只是找回我本来就拥有的东西。
所以,觉悟没什么特别的,并非遥不可及,也并没有一个觉悟与不觉悟的界限,每个人都在觉悟之中,只是有深有浅,有快有慢。
它就在那里,等待着每一个人,就像月光,被云遮掩,在等待着云的消散。

总结

觉悟。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