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念头,生起又消灭,空虚的空虚

原文

No beginning,
No end
Our mind
Is born and dies:
The emptiness of emptiness!

翻译

并没有开始,
也没有结束,
我们的念头,
生起又消灭,
空虚的空虚。

出处

一休宗纯,(Ikkyū Sōjun,1394-1481),日本后小松天皇皇子,幼年出家,是室町时代禅宗临济宗的著名奇僧,他言行放浪形骸,臧否口无遮拦,藐视权贵,亲近庶民,虽是佛法精深的禅宗大师,却毫不避讳男欢女爱,逛青楼、喝花酒,写淫诗。同时也是著名的诗人、书法家和画家,法名宗纯,号一休,别号狂云子。

解读

我的大脑中,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与念头。
当我闭上眼睛,观察这些念头,发现它们从无中生起,转瞬又消失不见,此起彼伏,没有尽头。有时候我看着这些念头,有时候我追逐这些念头。
突然有一刻,不知为何,念头们平息了,我只感受到了我,一个完整的我。
此时,没有任何“念头”,也没有“没有念头”的念头,就连“念头”这个概念也消失了。

总结

空。

拓展阅读

大丈夫だ、心配するな、なんとかなる
没关系,别担心,总有办法的。
(备注:这是一休死前留给弟子的信,让弟子在遇到困境时打开。)
—— 一休

有漏路(うろじ)より無漏路(むろじ)に帰る一休み 雨ふらば降れ 風ふかば吹け
打地狱道来,往极乐界去,小憩片刻,疏雨将至凭雨落,骤风欲来任风吹。
(备注:这是一休名字的来由)
—— 一休

大空の月、もろもろの水に宿りたまうといえども、濁れる水には宿りたまわず、澄める水のみ宿りたまうがごとし。
天空上的月亮,都照应在水中,浑浊之水无月,清澈之水映月。
—— 一休

我はこれ何者ぞ、何者ぞと、頭頂より尻まで探るべし,探るとも探られぬところは我なり。
我是谁?我是谁?应该彻底寻找,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地方,就是我。
—— 一休

分け登るふもとの道は多けれど同じ高嶺の月をこそ見れ。
山脚下有许多小径,但我们看到同一轮明月。
—— 一休

Every day priests minutely examine the Dharma and endlessly chant complicated sutras.
They should learn how to read the love letters sent by the wind and rain, the snow and moon.
每天,僧人都用心研读佛法,不停地念经。
他们应该学着如何去倾听,倾听风、雨、雪、月送来的情书。
—— 一休

This world is but a fleeting dream, so why be alarmed at its evanescence?
这个世界只是,转瞬即逝的梦,它渐渐消失时,为什么要惊慌?
—— 一休

仏界入り易く、魔界入り難し
入佛界易,入魔界难。
—— 一休

名妓谈情,高僧说禅,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 一休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